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昙花梦情感新心经

新心经欣赏

昙花梦情感新心经

更新时间:2019-09-24 23:22 手机版

昙花梦情感新心经

  为了能与他相遇,我在佛前苦求了五百年,只换来今生与他的相见。没想到,君生,我未生,我生,君已老。

  五百年前,相思湖畔上出现的富家少年,眉目如画,俊美非凡。那不经意间,回眸一笑,更是如阳春三月,美不胜收。我只是个出身低微的桑家女,日出而作,日落而归。一次机缘巧合与少年相遇,芳心暗许。可造化弄人,我苦等多年,还是阴差阳错,两地相隔。

  我向佛祖祷告,只为与他相遇,再续前缘。佛祖见我日日祷告,诚心可见,于是给我五百年的契约,让我变成灯蕊,常伴佛祖前。换取与他五百年后的相见。我毅然答应,激动不已,含笑而去。

  时光飞逝,二百年。佛前的银杏树下,落叶铺盖了,整个冬季。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,我一直在等待。心中始终坚信,只要我一直肯等,总有一天能见到他。

  奇迹出现,这一世的他,依旧是翩翩少年郎,但眼里却写满了沧桑。他乞求佛祖,赐予他富贵姻缘,能与那位小姐比翼成双。

  佛祖问我:“你还愿意?”我说:“我愿意等。”

  红尘里,谁又是那个痴情之人,谁又是那个授予之人。

  他娶得佳人,来寺庙还愿。我看到了,那个美如画的女子依偎在他身旁,与他含情相望。前世的他,也如此般温柔对我,让我倾尽所有,只为换取与他一世的相守。从那以后,他再没有踏进佛堂,我依然苦苦守候……

  人生如戏,芳菲尽.弹指而过,一瞬间。我与他又有二百年没有再见。这一世的他会是怎样?他,无论以何种身份存在,在我的心中,他仍然是那个浅笑嫣然,活在旧日时光里的他。

  佛祖问我:“这一世可想与他相见?”我无答,想起了那世的相见。见与不见,又有何区别。只是徒增伤感罢了。

  这一世,他带人闯入寺院,烧杀抢夺,只为得取宝藏。那一夜,他放火烧庙,却独独抓起我这根烛台,丢于纱缦中。熊熊烈火,漫天飞舞。他笑了,我却化为灰尽。

  佛祖问我:“你还愿意?”我虚弱的说:“我愿意等。”前尘往事,有几分是缘份惹的祸?又有几分是时间的过错?

  终于还剩下最后一年。寺前的银杏,早已不见。满寺的梧桐帮这个夏季,挡去大半个炎热。我仍然立于佛祖前,只是我已残缺。

  佛祖问我:“这一世,你是新生,他已古稀。你可还愿?”我说:“情爱原本如此,腐朽彻骨,至死不渝。”

  轮回转世,我呱呱落地,落入他家门前。开门是他,五十不惑,已无俊颜。满手老茧,把我抱于胸前。这一世,他孤身一人,常伴于佛前。

  一岁,他教我呀呀学语;三岁,他教我习文写字;八岁,他教我琴棋书画;直到十八岁,我已风华正茂。他却已古稀之年。我问他何时娶我。他只是笑笑,用手摸着我的头,不语。

  次年冬天,他离开人世。我哭着跑到佛祖前,跪问佛祖,为何我始终都不能如愿。佛祖点开我慧眼,让看清五百年前的一切。

  那日,相思湖畔上出现的富家少年,他回眸一笑,只为那二百年前的女子。那次的相遇施救,只是阴道阳错。他本精心布局,是要去夺女子家的宝藏,没想到落入河中被我所救。可笑的是,他的甜言蜜语,只为让我给那女子送信,表明他的仰慕之情。一切都是个局,我在局中却不知。后来,他带着心爱的女人,拿着藏宝图远走高飞。却在远走时对我说:“你等我”。

  一切梦醒,原来终是自己自作多情。佛祖问我:“你还愿意?”我疲惫的站起,转身离去。

  流年似梦,红尘如水,流光而散,再度凝眸回首,一切已袅袅如烟。原来我尽是局外之人,却还在苦苦傻等。